八云紫的一天从跨越梦境的炽热中展开。 六点整的闹钟刚响起,习惯了多年社畜生活的紫就睁开眼睛, 恢复意识的身体在极短时间内回温曲缐与梦中不太一样的肌肤开始感到黏热。 一头湿暖金发下,浸着汗水的湿枕飘起酸臭的汗味, 那不仅仅是因为睡得满身大汗的紫还有和她一同赤身裸体、相拥而眠的同居人汗臭。 持续掉发中的地中海秃头。 长得又丑又黑又不爱清洁。 一觉醒来身上都是对方流的臭汗,脏臭香肠嘴不断往这吐出带口臭的鼾声。 唯二可取的是阳具硕大且方便使唤──对于今年正式步入(一千两百又)四十岁的紫来说, 只要是性功能良好又会迷恋她的男人就算不是脸蛋姣好的小鲜肉也无所谓了。 不如说,不用花钱包养吃软饭的男人也能有极品肉棒使用, 真是太适合肉体不甘寂寞、又没时间好好经营男女关系的大龄OL。 「嘿咻……」从中年秃头男热臭的怀里滋滋──地磨擦着肌肤起身时, 紫因为肩膀与下半身累积的酸痛感皱起眉头。 肩膀痛是因为她的胸部发育得太过宏伟,不能使用妖力、又没穿戴特别订制的集中托高式胸罩, 两团比脸还大的I罩杯爆乳整坨垂在胸前。 令上了年纪的身体吃不消的重量感几度让她想去做缩胸手术, 不过现在的同居人非常喜欢她的下垂大奶 两团沈重的乳肉也就带着向男人献媚的使命感留存至今。 下半身的疼痛则是来自每晚相爱的证明。 这项证明伴随着精液、尿液、爱液在灰渣肉穴中一连搅拌数小时的强烈腥臭味, 以及两副高热肉体贴紧彼此抹开的酸汗味。 若是那根又硬又粗大的阳具心血来潮,床边地板上还会传出浸过汗水的粪臭味。 「今天也是黏滋滋的……唿。 」阳光透过窗帘缝隙射入房内,紫扬起黏热的双臂整理乱糟糟的金发, 两腋露出的茂密腋毛顿时散发出浓密汗臭。 她的腋毛与阴毛本来是和头发一样美丽的金色, 自从和不修边幅的中年男同居后身体每晚都被性慾旺盛的男人舔得满是口水, 有时甚至往体毛遍布的腋下与耻丘射精后就放着不管;长期被中年男性臭汗与恶臭精子玷污的结果 导致紫的腋毛和阴毛都变成了油腻的暗黄色平时脏脏臭臭地有股油味, 发汗时的汗臭味比以往浓上好几倍。 光是从酸汗味弥漫的床上坐起,紫的肉感身体就开始冒汗了。 她的肉体因为前晚激烈做爱而淋上中年男的臭汗, 汗水凝干后的臭味从每寸肌肤升起苏醒的脑袋得重新习惯这股恼人的异臭。 幸好枕边人带给她的性爱非常有满足感,她很快就能接受自己身上充满中年男性体臭的事实, 并带着有点雀跃的心情爬下床。 滋哩哩──在阴道深处与子宫内浸了整晚的黄浊精液随着下床动作流出, 滑经阴唇外翻、桃肉隆起的壶口带着气味浓厚的臭鲍味继续往外流, 暖暖滑滑地将丰腴的大腿染上一片腥臭。 紫抽出放在床头柜的卫生纸,背对着床上男人弯开大腿, 用卫生纸擦拭弄脏的大腿与湿臭翻开的黑色小阴唇。 她上周才把大阴唇上的浓臭阴毛剃光,两片饱满的灰渣痕迹却仍臭到不行, 上头满是翻云覆雨后沈淀下来的精垢、汗垢甚至是包皮垢。 卫生纸擦过黑色小阴唇时还只是腥腥臭臭,擦完灰渣大阴唇的臭味简直教人难以忍受, 几乎和经期时的大龄臭鲍一样臭。 擦完下体,腿都还没打直,给她吵醒的中年男就往她肥软的大腿内侧伸出手, 恶作剧般啪啪地拍打刚擦干净的外翻臭鲍。 「紫老太婆早啊!」啪滋、啪滋!腥热屄肉受到的冲击震向积存精液的子宫一带, 震出了另一道恶臭的精流。 给同居人拍打灰渣臭鲍的紫先是颤一下、挑起眉头「嗯齁!」了声;前晚注入的精水滴滴答答地落下, 她换上害羞的笑容回头对秃头男笑道: 「亲爱的早安!我要准备上班了 你可以再睡一下喔!冰箱东西都还有睡醒自己弄来吃吧!」啪!啪滋!滋啾噗──称不上例行公事的掌鲍过后, 中年男往床边挪近身子好用沾了些臭汁的双指钻入热腾腾的阴道, 滋噗滋噗地挖起紫的肉穴。 指奸既起,他旋即以刚抓过老二的脏手打向紫的大屁股, 往那长出橘皮纹的肥臀盖上热辣手印。 由于这对屁股富含脂肪,男子的掌臀力道得格外加重才能让紫产生快感, 因此每打一下屁股就红一块被指插肉穴兼打屁股的紫也跟着颤紧眉尖齁齁叫。 明明前一晚才射过五发以上、操到彻底软掉才罢休的中年肉棒, 大清早又坚挺地晨勃了。 紫瞥了眼那根又臭又硬的粗壮阳具,还没洗过的双颊瞬间泛红, 迅速兴奋的肉穴给快速插弄的双指奸到咕啾一声射出淫汁。 不过不行。 这里必须忍住。 要是一大早骑上去,全勤加给就泡汤了。 以前她每个月都得买好几支撑不过一个月就被骑断的假屌, 现在虽然不用花大笔钱养小白脸和自娱但是同居人不见得天天出去工作, 多少还是要花点钱来套牢那根肉棒。 考虑到将来还想搬到好一点的公寓,任何加给她都不想放过。 「好了啦!你再淘气,人家就要用符卡啰!」看到紫竖起食指戳了戳下唇、还向他害羞地眨眼, 脑内清楚浮现出「臭老太婆装嫩」的中年男反射性抽出双指、五指并拢 啪地一声掌响流出淫水的肉穴!「哦齁……!」装年轻的羞红表情顿时颤回挑眉嘟唇的淫吼脸。 湿热臭鲍被男人连环拍打的紫舒服地扬起下巴, 想忍住不喊出淫吼。 强行憋紧双唇的下场,就是给男人边打着屁股与肉穴、边噗噗地排出臭屁。 「喂喂!一大早就对着人放屁,你这老太婆也太没礼貌了吧!」啪滋!啪滋!噗、噗嘶──!「咕……!呜……!呜齁……!」噗嘶!噗!噗唿呜──!连环臭屁自渗汗巨臀间喷出, 紫终于还是败给了掌阴兼放屁的羞耻循环仰首朝向天花板迸出淫吼。 这对大屁股情不自禁地臭屁连发时,中年男嘴上嫌弃她, 脸却老实地埋进湿热股沟间用力吸闻那股压倒性肉食及淀粉所制造出来的辛辣臭气。 在公司厕所里可以臭到连隔壁间都因此认出紫的浓臭屁味, 换成家里几乎闻不到多少味道因为中年男总会把她的屁吸个精光, 闻完还会扳开黏热屁股肉往长了圈浓密肛毛的深褐色隆起屁眼舔舐一番。 「嘶噜!嘶噗!啾!啾!」一个是抱住热汗巨臀、吸吻熟女肛门的中年秃头男。 「嗯齁……!齁、齁哦……!」一个是放屁后还不知羞耻地让人吸舔粪臭屁眼的肉感熟女。 汗水自站立着的女人与坐在床边的男人身上冒出, 窗外鸟鸣声换过一道又一道房间彷佛回到昨夜干得最激烈的时刻, 满室都被这对中年男女的汗臭味填满。 直到夹杂着湿润拍打声的吸舔结束,男子才站起身来, 与转过身来的紫紧紧拥吻在一块。 「人家要出门、啾噜、啾!不能再、嗯、嗯噜、再拖。 呵唿……呜!啾呜!啾噜!啾噗!」滋滋、滋啾、滋噗咕──汗光淋漓的丰满肉体与黝黑男体紧密相贴, 透过磨擦挤出水润感十足的黏稠蹭弄声。 硕大下垂的爆乳像麻糬般整团压扁,十二公分宽的深褐色大乳晕自两人贴合的侧身溢出, 靠近窗户那侧的巨大乳头也被压扁扁地探出头。 男子稍微松开紫的汗背,两颗触感明显的褐色大乳头就暂时变回两公分粗、五公分长的原貌。 不论这对大炮奶头在阳光照射下显得多么坚挺, 都会轻易败给男人的胸膛、带着酥麻感被压扁下来。 两人忘情舌吻时,自信上扬的爆筋粗屌也和阴唇翻开的湿热臭鲍遥遥相望。 毕竟紫的大奶可是堂堂I罩杯,即使严重下垂, 乳肉厚度也远比一般女人扎实。 再怎么用力压扁它,身体下半部还是会被隔开。 尽管无法像其他情侣那样从嘴巴、奶子到性器一同并拢, 紫那被打出几分快意的桃红色屄肉仍然滴下了黏滑淫汁 向几步之外的脏臭肉棒示爱。 以腥臭龟头接下肉穴汁的肉棒,也将它满满的热情擦向紫的大腿, 宛如宣示主权的公狗般在她身上留下老二臭味。 晨间插鲍打屁股花了两分十四秒。 排空肠道的放屁花了五十五秒。 随兴所致的舔肛与舌奸花了两分五秒。 出门前的亲亲则用掉三分二十秒──今天下床后只花八分三十四秒, 紫就成功守住她那痒到不行的肉穴把越吻越想和她打炮的同居人哄回床, 自己抱着盥洗用具出了门。 紫与现任男友的同居爱巢是只有公家浴室可用的廉价雅房, 一层楼四间房共用浴室和阳台所以她会尽量早起争取浴室使用权。 通常六点十分前都没人使用,不过今天正好碰上隔壁房客特别早起, 浴室已被洗澡要洗上半小时的大男生占去了。 紫实在不想再浑身臭味跑去向友人借浴室, 更不能因此迟到。 无可奈何,她只好叩叩地敲响浴室门。 隔着毛玻璃看见有只大影子在浴室内还会敲门的, 也只有赶着上班的紫了。 里头那位大男生也就见怪不怪地喊了声: 「紫阿姨喔?一起洗吗?」被叫阿姨的紫正在心里叹出第一口气, 都还没应话玻璃门就往外推开,一具至少一米九高的健壮肉体自热气中现形。 原本只想快速了事的紫,或许也是机会难得, 眼睛不由自主地飘向淋过热水的壮硕胸肌、晒得很有味道的深麦色肌肉 最后当然是威勐六块肌下的粗长巨屌。 尚未勃起就显得巨大的长屌,在这个穿着粉红色吊带背心与短裤、跟同居男人打整晚炮的汗臭熟女面前, 不用几秒就整根往上翘起。 「喔唷!那个软烂男还满有一套的嘛!紫阿姨身上都是男人的臭味喔!」「那个, 我要赶着上班所以……啊!」大屌鲜肉赤裸裸地摆在眼前, 紫好像回到了少女时期的自己说个话都小鹿乱撞。 大屌男没等她说完就一把将她拉进浴室,衣服三两下扒光, 再推着她来到沐浴区两手各掐紧一团汗臭大乳晕, 完全充血的巨根一棒插进淫汁横流的肉穴里。 「哦齁……!要、要上班的……!」「安啦安啦!洗澡的时候鲍鱼也要刷干净啊!难道你要淫水满满地上班吗?要是整天都在用按摩棒自慰可就是薪水小偷啰!」啪滋!啪滋!「齁哦……!哦、哦哦……!」大屌男的肉棒就尺寸而言当然比同居人还大, 不过两者同样能喂饱紫那上了年纪的松弛肉穴 体积上的优势不走后庭就难以发挥──说是这么说 想到正在身后干着自己的是肌肉结实的年轻人 紫就兴奋得比和同居人打炮时来得勐。 「唿……!唿齁……!哦……!哦……!」大屌男宛如装了永动机, 以更胜于中年男性的精力不断操着浑身因沐浴而湿答答的紫。 紫的双手贴靠在墙壁磁砖上,整个身体被巨屌操得越弯越低, 到了让两粒下垂布袋奶如水袋般垂直晃动的九十度弯腰 揉弄大乳晕的双手随之退到丰满腹肉上掐紧这团近年都用做爱取代上健身房所积累出来的肥油。 眼见紫的反应渐入佳境,大屌男气焰更加喧嚣, 对着一身肉感的紫又捏又掐的享受着一被施虐就绞紧的肉穴按摩。 「紫阿姨的肚子更肥啦,怀孕了吗w」啪滋!啪!啪!啪滋!「说真的啊, 你这次带回来的男人不行啊。 上次还在街上挖你鼻孔,说什么吃鼻屎很健康的蠢话w」啪!啪!啪滋!啪!「要是紫阿姨怀上那个废物男的种, 会生出很糟糕的小孩吧ww」啪滋!啪滋!滋啾啾──噗咻!「喔 射了ww」保持中等力道抽插的肉棒没有突然加速或蕴藏爆射 就只是干着干着便射精彷佛是洗澡顺便操一下这个很不会挑男人的邻居阿姨而已。 紫的肉穴还沈浸在浓热精液撞向子宫的快感中、满脑子想着说不定会怀上小鲜肉的宝宝, 肉棒已滋噜噜地抽出放松下来的湿热臭鲍立刻又给双指深入挖弄。 「齁哦哦……!」滋啾!滋咕!被粗壮手指挖得波涛汹涌的精水大肆向外流出, 没有和同居男友射进体内的肮脏精子一样持续玷污她的子宫。 大屌男边挖出臭穴里的精液,边抓揉在温水浇灌下汗味已没那么重的厚垂布袋奶, 接着取下莲蓬头对准流精肉穴一阵冲刷。 「噫噫噫噫……!」肥厚外翻的黑色小阴唇垂在屄肉隆起的桃色臭鲍两侧, 被水柱冲得啪答作响。 大屌男用指腹来回磨擦唇皮与唇肉,以免这种凹凸不平的阴唇留下精液。 毕竟他是精力旺盛的年轻男子,对方又是容易搞到手的慾求不满欧巴桑, 任何意外都要全力避免──他可不想给这种货色留下套牢的藉口啊。 粗暴到让紫差点高潮的臭鲍冲洗完毕,大屌男就搁着腿软瘫坐在地的紫, 自个儿洗屌去了。 等到大口喘息的紫顶着一脸红潮想帮他洗老二、试试看能不能凑个二回战, 一度沾满中年熟女淫液的巨屌已清洁熘熘完全没给淫汁流满地的紫半点机会。 「阿姨我洗好啦,下次有机会再一起洗啊!」「啊, 等……」喀嚓。 擅自把紫抓进浴室操了一遍、再像清洗飞机杯般洗净她的带精臭鲍, 不留一丝痕迹的大屌男飒爽离去。 紫实在没办法,只好边沐浴边自己用手指抠弄阴蒂、稍微插几下还残留年轻肉棒触感的肉穴, 草草了结体内的慾火。 洗完澡,紫小声地回到房内更衣兼化妆, 尽量不吵醒每晚都致力于干翻她的同居人。 透过化妆台的镜子看着一身汗臭味、呈大字状躺在双人床上的男友, 她的脑海浮现出隔壁小鲜肉说过的话。 和同居男友一起上街,却在大庭广众下突然被挖鼻孔、看着对方一脸下流地吃自己的鼻屎, 确实很令人困扰。 有时还会被要求脱掉内衣,让两片大乳晕从薄质料的洋装上透出来, 一路露着乳晕回到家。 在外头忽然被命令露出腋毛、搧腋下之类的也很羞耻。 不过,这一切和每晚的激烈干炮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就是了。 紫红着脸望向那根在打唿声中蠢蠢欲动的粗大臭屌, 窄裙下的灰渣肉穴不禁啾咕──地流下淫水。 准备就绪,换上一席黑色OL套装的紫便晃着大屁股、摆动黑丝袜束紧的双腿来到床边, 俗艳的深紫色双唇大大噘起。 「噗啾──齁噜噜!嘶噜!嘶噗噗!啾噗──啾!」往腥臭满溢的肮脏龟头快速舔吸一顿后再盖上深情的紫色唇印, 紫就踏着高跟鞋出门上班了。 前往公司的单趟通勤时间为三十五分钟, 其中二十分钟都在有空调的电车上这点对上了年纪就变成多汗体质的紫可说是帮了大忙。 不过她那给特制胸罩非常勉强地撑挺起来的I罩杯爆乳、紧到快把窄裙撑爆的大屁股实在太抢眼, 被电车痴汉骚扰几乎可列入固定行程。 紫对突然从背后贴上来的高温、摸向胸部与臀部的咸猪手都可以适当地容忍。 一来事情闹大也阻止不了多如繁星的猪哥,二来证据不足的情况下还会被站务员调侃「痴汉也是会挑人的嘛ww」, 三来──「紫妹妹今天的奶子也很垂喔!」──这些与她同龄的痴汉为了讨好被骚扰的她, 会不惜喊她一声「妹妹」。 紫毕竟是个女人,在同居男友和昔日炮友总喊她「阿姨」、「大姊」、「你这欧巴桑」、「阿拉佛」、「老太婆」、「都几岁了」的日常生活中, 即便是口是心非的扯谎只要有人愿意喊她一声「妹妹」她就会打从心底感觉被疼爱。 于是她没有反抗或大叫,整整二十分钟的车程都让身后的浓胡中年男揉弄她的双乳、把手伸进窄裙内抠她的湿润臭鲍。 最后甚至被那人大胆地掀起窄裙、拨开内裤, 用湿答答的外翻肉穴撸弄他的热硬肉棒。 「嗯……嗯齁!哦……!哦唿……!」滋啾、滋啾、滋噜、滋啾──紫在站立开腿的姿势下, 黑色小阴唇是下垂的。 痴汉把她的内裤往旁边扯开,正好卡在小阴唇外侧、把唇肉往中央推紧, 让享受鲍鱼撸屌的下体更有感觉。 电车即将抵达公司所在的站点时,在人群中不停蹭弄着肉穴的野生肉棒也顺利射精, 一部分射在紫的窄裙内侧一部分与她的爱液共同洒落在地。 素股过程中,紫的内衣因为不断抓揉而跑位, 深褐色的大炮奶头相继露出在白衬衫上显露出两枚带有大片乳晕痕迹的激凸。 痴汉穿好裤子后用力拧了这两颗不甘寂寞的大乳头一把, 肉穴还酥酥麻麻的紫登时在上下车人潮中弓起身体、仰首淫吼。 「努齁哦哦哦……!」滴哩、滴哩、滴答答──噗嘶!给痴汉阳具蹭穴蹭到腿软的紫抓紧扶手, 闷热窄裙内不断落下淫水滴到一半还当众放出臭屁, 薰得众人纷纷退避。 所幸有很多人当场看见紫被痴汉强捏乳头, 窄裙内疑似还有被射入精液的迹象这次也是在不影响公司名誉的情况下安全过关。 多亏那些喜欢巨乳与巨臀的电车痴汉,紫踏进公司大门时已经出了不少汗, 衬衫双腋的汗渍尤其明显。 现在味道还能靠香水压下来,最晚到了午后, 汗味就会整个从肌肤上冒出。 无论如何,在同楼层的大家刷卡前都得进一趟女厕。 私处清洁、擦汗、补妆、止汗喷雾一次搞定, 工作经验二十年的资深OL八云紫面对镜子 自信满满地噘了噘紫唇、眨动涂上紫色眼影的双眼 挺起前端已经从变形钢圈内翻出而下垂、快要压垮整件胸罩的超级爆乳 晃着肥滋滋的大屁股叩叩地走进办公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