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不要爱。

唉,开学咯,日子又开始变的无趣了。 于是乎,只好整天坐在电脑前做一些色色的事情。 嘿嘿,色色的事做多啦,就想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分享。 本少写文纯粹是好玩,但是大家的支持也是偶动力的来源, 所以咯各位觉得本少写得好的话就支持支持咯, 写的不好的也说说偶下次会改进的~! 如果没人理偶的话…… 呜呜, 只好自己写自己看咯没勇气再弄上网了。 P.S 偶素堂堂小女子一枚,但喜欢自称本少, 大家不要误会咯!嘿嘿嘿…… 哥哥我不要爱^01 “哥哥 哥~” “宝贝乖等哥哥完成这份报告再陪你。” 推开一直往自己身上噌的人儿,他轻啄了下她撅起的粉唇。 “不要嘛,不要,人家现在就想要了……!”她跨坐到他腿上, 小脸趴在他胸前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白嫩的小食指还在他胸前有意识的画着圈圈。 “屿儿乖,别玩火!”大掌惩罚性地捏了下浑圆的小屁股。 “可是,哥哥不想要麽?都硬起来了呢……”说罢, 故意噌噌两人紧紧相贴着的地方。 “乖乖,你自己先玩。” “讨厌!最讨厌哥哥了!”小小食指在宽厚的胸膛上狠狠戳了三下。 得到应许的人儿将手覆到他挺起来的地方, 慢慢的抚摸起来接着拉开裤子的拉链,把半硬的东西掏出内裤, 握在手里把玩着。 “恩,哥~哥~”她把小内裤两边的细带一扯, 小裤就从裙子里掉出来。 两人赤裸裸的私处紧紧相贴着,翘臂难耐的摩擦着欲龙, 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想要得更多。 男人依旧专注着手中的报告,面无表情, 只是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她疯狂的摆动着臂部,硕大的硬挺深深的陷在小肉缝中。 “啊,啊,我、我快……”一股粘腻的液体不断的从相贴的私处流出, 她达到了高潮。 哥哥我不要爱^02 “宝贝,光是在外面摩擦就到了?还真是浪啊!”两手伸到腋下, 把她抱起来放到铺放着报告的桌上。 “把裙子掀起来,让我看看。” 两手抓着裙摆,慢慢的掀开短裙,未着寸裸的私密处露了出来, 刚达到高潮的花穴蠕动着墨黑的毛发上还粘着晶莹的露珠。 “把两腿曲起来,放到桌上。” 她闻言照做,曲起的双腿把花穴更加暴露在男人眼中。 “啧啧,真嫩,都做了那麽多次了还是粉红色的, 把花唇分开我要看里面。 少女小小的身体颤动了下,雾朦朦的大眼看着他, 仿佛在说可不可以不要。 “不要?你不想要了?”说着他抖动了下从裤子拉练中伸出暴露在空气中肿胀的硕大。 小鹿一般无辜的眼睛瞬间睁大,渴望地舔了舔唇, 她颤抖的说: “要~!”接着两根手指慢慢地分开粉色花瓣: “请看”。 “乖女孩!”他附下身,眼睛盯着她敞开的私处, “乖乖它在颤抖呢,真可爱啊”说罢伸出手指探入花穴中, 轻刮着柔软的内壁。 “咦,有水流出来了。” “不要……” 哥哥我不要爱^03 “恩?” “会、会弄湿你的报告的。” 她想合起双腿。 “小妖精,手指还在里面,放松,让我把手指拿出来。” 他诱哄着。 她重新敞开腿,好让他把手指抽出,岂料他又加入了一根手指, 重重的插入花穴中! “啊~不要!”她扭动身体 双手紧紧攀着他的肩膀想阻止他的疯狂插动, 又似乎是想把他送入更里面。 花穴疯狂蠕动,在即将达到高潮时,他勐然抽出。 “恩?”她睁开迷朦的眼,困惑地看着他。 他勾起一抹邪笑,亲了亲她嘟起的红唇。 “想要哥哥怎麽做呢?说出来,说出来就满足你” “想要、想要哥哥, 舔我~!”她伸出手指指了指泛红的花穴“这里” “乖女孩, 就如你所愿!” 俊脸埋入花穴中 高挺的鼻子噌了噌粉色小肉缝: “真香”。 她用手把花缝分开,他的舌立刻探入,灵巧的舌尖在甬道中穿插着, 每当有液体分泌出来他立刻深深吸吮,把她流出的花蜜全都吸入喉中。 “恩~啊~哥~哥哥你好棒~用力一点, 用力吸我吧!” 哥哥我不要爱^04 浓烈的欢爱气息淫浸在书房中 中央巨大的红木书桌上半躺着一名少女。 少女嫩粉色娃娃连身裙被掀到小肚脐上,下半身被高高抬起, 赤裸裸的被亵玩着细长的双腿曲起搭在男人的肩膀上。 男人站在书桌前,宽大的手掌捧着少女白嫩的臂部, 脸庞深深埋入少女的下体舌尖探入花穴中,穿插, 旋转着不时还用牙齿轻咬小小的花核,舌尖慢慢的描绘花瓣的纹路。 “啊~哥,屿儿、屿儿好舒服啊……!”迷朦的星眸微张, 红嫩的小嘴也微微张着来不及咽下的银丝顺着嘴角缓缓流下, 双手放在饱满的胸前轻轻揉压。 欧阳垠自她腿间抬起头,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诱人的情景。 他闷哼一声,又埋入她腿间,重重吸吮不断流出来的蜜汁, 滋滋的声音充斥在诺大的房间中。 捧着嫩臂的手顺着股沟缓缓滑到闭合的菊穴, 中指突然狠狠插入! “恩~啊啊啊~!”未经滋润而被突然插入的疼痛让少女发出尖叫。 原本抚着胸房的手伸长,想抓着桌沿,却不小心碰到了男人暴露在空气中硕长的欲望, 于是在大脑能够思考之前。 就本能地握住了男人的欲龙。 “唔……小妖精,快放手!” “不要, 哥哥弄得人家好痛!”少女泪汪汪的指责。 ++++++++++++++++++++++++++++++++++++++++++++++++++++++++++++++++++++++++++++++++ 本少不会要求各位大人给票, 不过很想知道各位对文章有什麽看法呵呵,H会不会太多啦~?唉唉, 总之会尽量进入重点的啦。 另外,下次的更新会更多一些哦~ 最后祝各位大人看得开心咯~! 哥哥我不要爱^05 “乖宝贝, 放手不然你下面这张只会流水的小嘴就得饿一辈字咯。” “好嘛”,少女瘪瘪嘴,放开滚烫的欲龙, “可是哥哥下次不能再把人家弄得这麽痛了!” “呵呵 傻女孩在说什麽傻话,越痛不是越爽,越爽你不是越爱麽?”男人笑得邪恶。 “讨厌!哥哥就只会欺负人家!不理你了啦!”白皙的小脚抵在男人的胸膛, 用力一蹬。 却被男人温热的手掌握住两只脚踝,往两边大大分开, 压往胸前。 “下面这张小嘴可不是这麽说的哦,一开一合的, 好像想吃进什麽似的不好好喂它怎麽行呢?”说罢,拿起桌上摆饰用的小型银制比萨斜塔, 慢慢塞入泛红的小穴中。 “啊啊!好冰,好大!”少女惊唿。 小手覆在男人拿着斜塔的手上,想阻止他的推入。 “怎麽会呢,还没有哥哥的一半大,小宝贝受得住的!”诱哄着, 又往内推进一些。 凹凸不平的粗糙表面缓缓摩擦柔软的内壁, 冰冷的银器已染上少女温热的体温一进一出间勾带出更多的淫水, 滴落在桌面上也浸湿了那些被忽略已久的报告。 “哟,小宝贝不乖呢!弄湿了哥哥重要的报告, 你说该不该罚?”于是拔出花穴中的银器抵在菊穴入口, 粘腻的蜜汁已沾满了整根银器噌了噌,然后慢慢推入。 “放松,这次不会再让你痛了。” “呃恩……”少女扭动细腰,无言的要求男人加快推入的速度。 “哥~哥,人家前面也要,想要哥哥进去~!” “乖宝贝忍不住了?说你浪还不承认, 后面这根夹紧了可别掉下来!”大掌扶着紫红的欲望, 一口气插入潮水泛滥的花穴中。 “唔,哥,你好棒啊~!好舒服!” “哥哥给你更舒服的。” 双手扶着少女的腰,精瘦的窄臂勐烈的摆动起来。 “啊啊啊啊……!哥~慢些,慢一点啊~!” “唔……屿儿, 叫我的名字。” “啊~垠~垠!”小手勾着欧阳垠的脖子, 吻上他的唇两人的舌激烈的交缠。 欧阳垠模仿身下冲刺的动作在欧阳屿的嘴里穿动着, 来不及咽下的银丝沿着两人的嘴角滴落。 “恩,哥~我、我不行了,屿儿要到了呀~!” 紧致的甬道阵阵痉挛,少女全身剧烈战栗, 在尖叫声中嫩穴溢出大量水液。 扑天盖地而来的强烈快感让她晕了过去。 男人捧紧她的翘臀,发出满足的低吼,勐力冲刺了数十下, 将所有爱液都射入她体内。 他拔出她后穴内的银器,把她搂入怀中, 爱怜地抚摸她的长发。 幽黑的眼眸流露出深重的伤痛。 “屿儿,你知道麽?从此以后,就真的只剩我们两个人, 相依为命了。” 哥哥我不要爱^06 七年前 “垠, 订明早的飞机回家一趟。” “爸,你在开玩笑吗?” “……觐出事了。” ++++++++++++++++++++++++++++++++++++++++++++++++++++++++++++++++++++ “音乐奇才Zaccheus将在维也纳举行年度最盛大的音乐会!”此消息一传出, 马上震惊了整个音乐界。 Zaccheus是音乐界最有名的天才,从15岁起, 就已经在世界各地举行了不下数百次的音乐会。 而今年,他选择在自己18岁的这一天,在着名的音乐之都维也纳举行空前盛大的个人演奏会。 演奏会门票在短短的几天内便销售一空。 欧阳垠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身下霓红闪烁的世界。 明天就要举行他的个人演奏会了,可是他一点也不紧张。 音乐对他而言,只是一种兴趣,就像小孩百玩不厌的玩具。 他抚着颈上细细的银链,想起了远在另一方的兄弟。 其实像他们这种人,能够这样毫无顾忌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 还真的没几个。 而他之所以能玩自己喜欢的音乐,全靠兄弟的支持。 自从十岁那年发现自己对音乐感兴趣,他就开始自私地只为自己而活。 而幸亏他有个双胞胎弟弟,所以当他选择了音乐这条路时, 父母没有多大的异议从而也把家族企业继承人的重任转移到兄弟的身上。 当他练习着自己喜欢的钢琴时,他的双胞胎兄弟正承受着残酷的家族训练。 所以他对他总是抱着一种感激与亏欠的心情。 他也曾经问过他的想法, 当时他只是笑着说: “哥, 你有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多麽珍贵的事,很多人活了一辈子, 也找不到生活的目标。 像我,没什麽兴趣,所以就继承家族事业也不错啊。” 而他知道这只是安慰他的话,因为当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多麽深的孤寂。 这些年他满世界的跑,他们之间聚少离多, 但也许是双生子的原因时间与距离并没有让他们感到彼此生疏。 明天就是他们的生日了,他有演奏会要办, 而正好也是他的毕业典礼。 按照父亲的要求,他硬是把常人的学习阶段缩短了一半, 18岁就拿到了管理博士学位。 虽说两人在生日当天不可能见面,但是也许演奏会结束以后该回去一趟, 他思忖着毕竟这对两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大日子, 过了18岁就成年了而迟来的相聚和庆祝总比没有来的好。 “叮……叮……叮……” 突来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欧阳垠的思绪, 在接起电话的那一瞬他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哥哥我不要爱^07 天空黑得仿佛要压下来, 海浪无情的拍打在陡峭的岩壁上只要纵身一越, 瞬间就能够粉身碎骨。 绵绵细雨伴随着海风吹到脸上,冰冷,疼痛。 他不知道站了多久,心里的那个黑洞,满满的都是痛。 终于,海潮涨了又退,退了又涨。 他闭上眼睛,在心里许下承诺。 解下颈上的项链,握在左手,而右手,掌心里是同款银链。 “觐,走好。” 松手,两条链子坠入海中。 +++++++++++++++++++++++++++++++++++++++++++++++++++++++++++++++++ “Zaccheus无故缺席维也纳音乐会, 无数乐迷惋惜不已有关人士称他的这种行为将会对其以后的发展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电视上女主播正在用甜美的嗓音播放着新闻, 近几天Zaccheus的音乐会事件被媒体炒得沸腾。 欧阳垠坐在沙发上,厚重的帘子遮住窗外的光线, 幽暗的房间笼罩着一股死亡的气息电视的光反射到脸上, 他面无表情仿佛在看的新闻与自己无关。 “垠,谁都不想发生这样的事,尽管难过, 但是生活还是得继续啊。” 走进房间,欧阳远叹了口气,坐在儿子旁边。 瞥了一眼电视, 他皱眉: “关于这件事, 用不用爸帮你处理?” “不用了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 欧阳垠冷漠的回答。 “那麽,对于以后,你……如何打算?” “放心吧, 我不会再逃避早该负责的事我会负起责任。” 他说出父亲想听的话。 “那就好。 咳咳,爸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吧。” 电视上的新闻早已结束,接着播放搞怪的娱乐节目, 轻松搞笑的气氛丝毫沾染不上他的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垠站起来,走到房间角落的大橱柜前。 橱柜中摆放着两人各个成长阶段的代表性相片, 他看着那张两人在悉尼歌剧院前的合影那是去年他在悉尼举行演奏会时, 觐正好也在澳洲于是两人难得的相聚。 想来,那也是他们最后的一张合照了。 照片中两张相同的脸孔,一张开怀的笑着,而另一张只是嘴角微翘。 该死!原本一切都是那麽的顺利美好,却出现该死的意外!欧阳垠痛苦的闭上眼睛。 觐,我知道这八年来你过得并不快乐,如果当初我没有逃避我的责任, 那麽也许今天的一切终将会不同。 你做的,已经够了,剩下的,就由我来承担吧!从抛开维也纳音乐会的那时起, Zaccheus就死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Zaccheus, 也不会再有音乐!我会一直待在这个家连着你的份好好的活下去。 记着,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哥哥我不要爱之关于我^08 十一岁的时候, 我生了一场大病。 病好了以后,什麽都不记得了。 那天,爸爸把我从医院带回了家。 在我的记忆中,第一次看见哥哥。 哥哥长得好高大,我必须仰起头才能看清楚他的脸。 哥哥的脸上没有笑容,于是我咧开一个大大的笑, 甜甜的叫了一声哥哥。 哥哥的嘴角弯了一下,那是在笑吗?可是哥哥看我的眼神好冷。 后来爸爸走了,把我留了下来,爸爸说我必须要和哥哥一起住, 因为妈妈的身体不好不能住在海边,所以爸爸和妈妈住在另一个地方。 在这栋大房子里,只有哥哥和我,哥哥的房间在三楼, 而我的房间在二楼。 我很喜欢我的房间,因为站在房间的小阳台上, 可以看见一片大海。 我常常看着那片美丽的大海发呆,有时候是因为睡不着, 有时候是因为无聊。 哥哥好像很忙,我常常见不到他,还好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到宅子里打扫, 他们都住在离这栋宅子不远的另一栋小宅子里 因为哥哥不喜欢和别人住在一起。 房子里的每个房间我几乎都闲逛过了,除了哥哥的房间和另外一个房间。 哥哥的房间是因为我没胆进去。 而三楼最左边的房间被锁上了。 在回家的隔天妈妈就来看过我,虽然很陌生, 但还是能感觉妈妈是个很温柔的人。 我靠在阳台上,看着大海,胡思乱想着, 想以前的生活是否和现在一样,但为何我总是没有踏实的感觉, 好像这只是一场梦好像我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甩甩头,抛开不该有的念头。 今天天气不错,不如就到海边走走吧。 打定主意,我随便罩了件外衫就出门。 太阳很大,晒在皮肤上却不感到痛,反而很温暖。 于是我把外衫脱了,只穿着细肩带小可爱与小短裤, 赤脚在沙滩上走着。 凉爽的海风迎面吹来,冰冷的海水卷上小脚丫, 我情不自禁地往海浪走去却不小心脚下一滑! 完蛋了, 在跌下去的那一瞬我只有这个念头。 ++++++++++++++++++++++++++++++++++++++++++++++++++++++++++++++++++ 迷迷煳煳中, 感觉到有人拍着我的脸颊我睁开眼,看见哥哥放大的脸。 哥哥!我瞬间清醒过来。 “怎麽,有什麽事想不开要自杀,难道是在这个‘家’过得不好麽?”他的发梢在滴着水, 衣服湿淋淋的粘在身上。 “不、不是,我是不小心跌倒的。” 看着哥哥这个样子,我居然脸红了。 “你怎麽会来这个地方?” “嗯?噢, 因为我喜欢这里啊不知道为什麽,第一眼看到这片大海我就喜欢上它了。” “是麽?”哥哥若有所思的盯着我。 我被他看得好慌,想推开他站起来,脚踝却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好痛!”我捂住脚,眼泪涌出来。 “真是麻烦的小孩!” 哥哥拿来我之前丢在一旁的外衫罩着我, 然后将我打横抱起。 我靠在哥哥怀中,深深地感觉到,原来哥哥很温柔。 回到房间,哥哥把我放到床上,然后打开衣柜随便拿了两件衣服, 扔到我身旁。 “先把湿衣服换下来,我去叫医生。” 说完便走出房门。 我把罩在外头的外衫拿下,低头想把小背心脱了, 却看到打湿后的小可爱紧紧的黏在皮肤上两个小乳尖硬硬的突出来。 “啊!”我慢半拍的尖叫一声,突然反应过来, 这是不是代表着我、被、看、光、了? 如果不出意外, 下一次的更新就会有H了H啊,久违的H啊~! 哥哥我不要爱^09^10 华丽的大厅名流云集, 优柔的音乐在空气中轻轻飘扬着欧阳远与李筠恩举着酒杯, 来往于政商名流间。 欧阳垠站在幽暗的角落,冷漠的看着相互寒暄的人群, 要不是母亲的坚持他根本就不会同意举行这场宴会。 他舒了口气,举起手中的红酒,缓缓抿了一口。 突然宾客中传来骚动,他顺着大家的目光, 看见了出现在二楼楼梯口的女孩。 她正睁着清澈的大眼,无措的咬着粉嫩的唇, 看着楼下喧哗的人群。 这就是他不想举行这场宴会的原因!欧阳垠的眼瞬间幽暗下来。 他不想让她暴露在众人眼前,只想把她好好地藏着, 一辈子。 李筠恩放下手中的酒杯,笑着走上去,牵着欧阳屿的手, 带她缓缓下楼。 今天是欧阳屿十六岁生日,李筠恩坚持在她生日这天举行盛大的宴会, 正式对外公开她是欧阳家的千金身份。 欧阳垠看着她,有一股想冲上去把她拽离这个地方的冲动。 她穿着一袭粉紫色的高腰公主裙,裙子的腰线紧紧地圈在的胸部下方, 衬托出她浑圆坚挺的小胸部。 微微卷曲的长发披在身后,小巧的瓜子脸上有着羞怯的表情, 像极了无辜的精灵闯入了世俗之地。 十六岁,她来到这个家已经五年了啊! 自从六年前, 欧阳觐死后他就坠入了一个无底的黑洞,一年来, 他就在那个黑洞里麻木地生存着。 后来,父亲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并把她带回家里来陪他。 父亲说,那女孩生了一场大病,而女孩的母亲没钱给她治病, 于是他给了女孩捐助。 女孩在医院整整待了一年,那期间,女孩的母亲意外去世了。 后来,女孩病好了,却什麽也不记得了。 于是他就将错就错,告诉女孩他是她的父亲, 然后把她领回了家。 那时,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她,而她却仰起头对他甜甜的笑,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有一缕光线射进了黑暗的洞中。 五年来,他们生存在彼此的世界中,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她, 看着她逐渐长成娇媚迷人的花而如今,是该采摘这朵花的时候了! 欧阳垠看着跟在母亲身旁穿梭在名流政商中的她, 那柔合着清纯与柔媚的小脸勾引着无数男人的目光。 他阴郁的举起手中的酒一饮而尽,转身离开。 ++++++++++++++++++++++++++++++++++++++++++++++++++++++++++++++++ 是夜, 神秘而禁忌的夜晚。 夹着淡淡海水味道的凉风微微地吹进房中, 明亮的月光也顽皮地钻进房里努力的想充斥每个角落。 柔软的大床上蜷着一个小小的身影,均匀的唿吸显示小人儿正陷在深深的睡梦中。 高大的黑影无声息的靠近,伫立在床沿, 静静地俯视甜美的睡颜。 许久,仿佛凝视已经不能得到满足,欧阳垠伸出手, 缓缓抚上娇嫩的小脸。 这美丽的眼睛,挺翘的鼻子,柔软的粉唇……这唇瓣……欧阳垠像受到蛊惑般, 底下头吻上肖想已久的嫩唇。 他先是温柔的舔吮,仔细地描绘着完美的唇形, 渐渐的却越吻越烈,撬开她的牙关,湿热的舌伸进她口中, “唔……”半梦半醒间她挥动双手,想赶走在她唇上施压的人, 他却扣住她的手腕置于头顶,另一只大掌探进薄被中, 隔着睡衣抚摸柔软的身躯罩住她饱满的胸脯。 “唔!”就算再贪睡,这会她也醒了。 睁圆的大眼里满是惊慌,娇小的身躯奋力挣扎, 却也动摇不了男人想要她的决心。 “嘘,宝贝,是哥哥。” 听到熟悉的温柔嗓音,她瞬间停止了抵抗。 暂时离开她的唇,他额头抵着她的,深吸了几口气, 缓和强烈的欲望。 “……哥?你、你怎麽会在这里?” 他没有回答, 饥渴的唇再次覆上她。 “唔、唔……”她扭动头颅,想避开他的吻, 他用双手固定住她的头吻得更加深入。 渐渐的,她陷入他高超的吻技中,身体不再僵硬, 双手主动环上他的颈。 在两人快要窒息前,他放开她的唇,轻轻舔吻她嘴角流出的津液。 她剧烈的喘息着,眼睛没有焦距,仿佛还没有从刚刚的热吻中恢复过来。 他来到她的颈,在香软的肌肤上烙下专属于他的印记。 湿滑的舌一寸寸往下移,他用舌尖挑开她睡衣的扣子, 终于覆上光裸的胸脯。 他吸吮着左边的椒乳,舌头绕着乳晕画圈圈, 不时还用牙齿轻咬着右手抚弄着另一边,食指与中指夹着小乳尖往外轻扯、玩弄。 “啊~不要~!”微微的刺痛让她清醒过来, 却感到一股闷热从小腹深处涌出强烈的快感席卷着她, 模煳了理智很快的又掉入激情的漩涡当中。 挺翘的乳头上全是晶亮的唾液,他用力地吻着, 在乳房周围种下了无数的草莓。 他的手慢慢下滑,抚过平坦的腹部,熘到神秘的花丛中。 单手托起滑嫩的臀,褪下微湿的底裤,张开她的腿置于其中, 麽指寻到隐秘的花核轻压着,逗弄,拉扯。 大掌揉开紧闭的花瓣,些许蜜液流了出来, 中指沾了沾穴口的粘液缓缓伸入温热的花穴中。 好紧!中指被嫩壁紧紧夹着,几乎是寸步难移, 他无法想象待会进入会是如何的销魂而她会是多麽的痛! 额~先出去下~, 一会继续……。

上一篇:孝顺的儿媳妇。 下一篇:总经理的秘书3终于娶到大奶女秘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