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龙三凤乐融融。

一个大约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东面是一栋二层的小楼, 它就占据了有200多平方米。 楼前到院墙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铺着水泥板。 紧挨着南面的院墙种着一些竹子,而小楼的前面也砌了一个小小的花坛, 里面种着有菊花月季。 八月时节,月季花开的正艳……西面就是大门了。 就像传统的中国庭院一样,这个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闭得严严实实, 从外向里难窥一斑…… 楼梯在东北的拐角上 从楼梯上来是走廊出了楼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卫生间前的。 下面一楼的这个房间是用来做厨房的。 沿着向西的走廊,从中间的房门进去是二楼的客厅, 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卧室。 这个小楼楼上和楼下的结构是一样的。 一个午后,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大地。 二楼的客厅中空调吹着凉风,陈力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 用手中的遥控器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又换到另一个台…… 百无聊赖。 刚满十六岁的陈力一米七四的个头,由于在学校中喜欢运动, 健壮的肌肉把T恤撑的紧紧的。 他已经上完高一,暑假过了要上高二了,现在他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陈力回头看去, 西边卧室的房门开了他的姐姐陈静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她穿的睡衣短得盖不住雪白的大腿纱质的衣料更是朦胧地透出她曲缐玲珑的的身材。 陈静今年二十岁,身材高佻,一米七零, 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长像更是美丽动人。 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念了两年的职高, 然后就帮她爸爸打理打理生意不过也用不着她干什么。 所以,后来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饭,逛逛街。 陈静推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 她洗澡去了。 浴后陈静更格外显得妖艳,妩媚。 陈力看着姐姐,湿润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着陈静的身体, 她没穿胸罩两个小乳头把睡衣顶出两个小点, 几乎可以看到它的颜色……随着陈静的走动不停的跳动。 陈力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静的胸前。 他异样的眼光被陈静觉察到了,陈静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胸前, 不禁脸上有点发热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回头一看弟弟仍旧盯着自己。 白了他一眼: 「小鬼,没见过啊!」「砰」的关上了房门。 『没见过啊!』陈力心里一毛。 难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还是只是随口说出来而已。 唉,不管它,还是先看了再说。 陈力从沙发站起来,悄悄地来到走廊上陈静卧室的窗前。 这个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陈力发现陈静的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拢, 露出一丝缝隙而那次陈静也是浴后正在换衣服。 陈力将姐姐动人的身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从此,陈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恶的念头, 每天偷窥陈静美丽动人的身体成为他最大的期待。 陈力将眼睛凑到窗户上,从窗帘的缝隙向内窥探。 正如他期盼的一样: 陈静站在卧室中,睡衣已经脱掉了, 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内裤穿在身上却也无法阻挡她丰满, 圆润的屁股暴露出来因为那个内裤太小了,只不过束在她的股沟中而已。 陈静站在一个大镜子前梳理着长发,她的乳房雪白丰满而坚挺, 两个如红樱桃般艳丽的小乳头在乳晕的衬托下骄傲的向上挺立着, 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间因为重力的缘故,画出一道耀眼的弧缐, 一对乳房更是因她梳头的动作不停的晃动…… 陈静望着镜中的自己 她对自己身体很满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这样身材、相貌的。 她的腿很长,大腿丰满,小腿圆润。 她的腰很细,也很软,真好像春风中的柳枝一般。 陈静看着自己,禁不住地点起脚,动了动腿, 晃了几下腰。 又给镜中的自己一个灿若春花的笑脸。 陈静放下梳子,双手捧起两个乳房轻轻地揉搓, 晃动。 每当夜深,睡不着觉的时候她总会这样放松、发泄自己。 不过现在她却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窥自己。 少女的感觉总是灵敏的,陈力还没看几次, 陈静就觉得有些异样发觉了陈力的偷窥行为。 她没阻止他,而是更放纵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 让他更从容的看清楚。 刚才自己随口说出那句话,陈静真是有些担心把他吓得不敢再来了。 不过……还好,看来他还是色心不改,就再奖励他一下吧! 陈力看到姐姐几乎全裸的身体时, 已经不能自己了他的鸡巴迅速的膨胀起来,顶的裤子高高的, 还有些涨痛。 现在看到陈静在抚摸自己的乳房,陈力再也忍不住了, 他拉开裤子的拉链将鸡巴拿在手中揉搓着…… 「哗」, 房中陈静突然来到了窗前将窗帘、玻璃全拉开了。 陈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还在揉着鸡巴,却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抚爱的那对乳房, 几乎碰到了他的脸上。 短短的一瞬间过去了。 陈力跳起来就跑,穿过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 倚在门上喘着气。 而几乎是同时陈静也跑了出来, 推着陈力的房门喊着: 「开门, 弟弟开门!」 「开门,小力,开开门。 」陈静一边喊,一边轻轻的拍着陈力的房门。 陈力的脸色苍白,倚在门后。 心中忑忐不安, 口里喃喃道: 「唉,坏了……这怎么办, 完了……」 陈静仍在叫着门陈力虽然惊慌不已, 可是听到陈静的叫门声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 自己的姐姐总不能不见面啊,说不定好好给姐姐认错, 她能原谅自己。 于是心中一横,转身拉开了门── 陈力看着眼前的陈静却愣住了──陈静仍旧是只穿着那条小小的内裤, 赤裸着上身子。 不同的是刚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窥,而现在姐姐完美诱人的身躯, 就在自己的面前。 雪白的皮肤看着就是那么的滑嫩, 更有阵阵的幽香扑鼻而来…… 半天陈力才喃喃地说道: 「姐、姐姐, 刚才是我……是我错了姐姐……原谅我、原谅我……好吗……」而眼睛却还贪婪地盯着陈静那对诱人的乳房。 陈静看着陈力痴呆的目光,还有未拉下的裤子拉链, 轻轻的一笑伸手轻拍了一下陈力的脸颊。 「还没看够啊,这几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 我错了我不该……」 陈静赤裸着走进了陈力的房间。 「小力,你长大了,会偷看女孩子换衣服了……」 「…………」 「你是不是还偷了我内裤和胸罩?」 「我……我……」 「什么呀, 老实说。 」 「是……是我拿了……」 陈力低下了头, 不敢再瞧陈静。 心中却想道: 「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却还光着身子在我面前干嘛。 」 「还给我吧。 」 陈力转身拿出钥匙打开书桌的抽屉,两件内衣就在里面。 这是今天上午,陈力在外边看到在晾晒的,不由自主就偷了过来, 刚刚不过闻了几下上面的香气就被姐姐发现。 陈力更是觉得无地自容了,低着头,红着脸, 手足无措。 陈静走过去坐在了桌前的软凳上伸手将它们拿了过来, 看着弟弟的紧张的模样暗暗发笑。 心想: 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这个样子在你面前你还不明白吗。 「小力,你还偷看过别的女孩子吗?比如说……在学校。 」 「没有……在学校……学习紧张的很, 怎会有种心思呢。 我以前……从来也没去想过……看这个……」 「那为什么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见了你在换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换衣服吧。 」 「……」 「小力,看着我……,姐姐美吗……」 「…………」 「怎么不说话。 」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换过衣服……回来手淫了……」 陈力简直有点急了, 这事也要问吗。 可是,从他从小就爱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时……是不是还想姐姐……」 「……」 「是不是想着……抱着姐姐……」 「…………」 陈静看着陈力, 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傻弟弟就会越来越紧张 吓到他可就不妙了。 陈静把手从陈力的裤子的拉链口中伸了进去, 又从内裤旁边将陈力软绵绵的肉棒拉了出来。 「姐姐,你干什么……」 「小力,别急。 你没做错什么。 你长大了,女孩子的身体吸引了你,又有什么错?再说手淫也是正常的。 」 陈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换衣服时, 怎么没想过我是你姐姐呀?」 陈静将陈力的的皮带松开 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向下脱到小腿处陈力的肉棒在陈静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开始膨大起来。 陈力激动起来。 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陈静抱了起来。 来到床前把陈静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双手抓住陈静的双乳又揉又搓。 陈静微微的喘着气,躺在床上任由陈力放肆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 亲吻。 陈力从来没有亲近过异性。 此时他只觉得姐姐的身体是那么的柔软,润滑、清香;就这样让他抚爱上一万年他也愿意。 终于,男性的本能使他将陈静的小内裤也扯了下来, 他扑到了床上将陈静压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帮帮我……」 陈静知道陈力想什么, 但是她却把陈力从自己上推开了下到地上。 「小力,我知道,你想肏姐姐,可是……」 「姐姐, 刚才是你对我说……」 陈力有点发急的坐了起来 他那充血的肉棒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着。 「小力,你别急,姐姐又没说不行……」 「来吧, 姐姐。 」 陈力将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怀中。 由于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刚好将陈静圆圆的屁股抓在手中, 陈力更是爱不释手。 「小力,你听我说,姐姐一定会给你的, 让你上我但今天不行。 知道吗?」 陈力放开了陈静,望着她。 「姐姐,为什么……」 「你不要管那么多了…姐姐不会骗你……来, 让姐姐帮你把它消化掉……」 陈静说着蹲在陈华的双腿之间。 用手拿住自己的双乳,把陈力的肉棒紧紧的夹在乳沟中, 然后晃动着。 「弟弟,这样行吗……」 「姐姐,好……真好, 你的奶子好软……真舒服……」 陈力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这种游戏 只有四、五分钟他就把持不住了。 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陈静的下巴上, 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 八月的天夜幕总是拉上的很晚 已经七点三十分天空还是很明亮,但是房间内却已经暗了下来。 楼下客厅中已经打开了电灯,桌上摆好几碟菜肴, 陈力坐在餐桌旁边。 陈静仍在外边的厨房中忙碌着…… 这时庭院外响起两声汽车的笛声, 陈力听到了跑出去打开了大门一辆两厢小车驰进小院, 几乎把院中的空隙占得满满当当。 陈力和陈静的父亲陈健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他今年四十四岁;五年前他和他的妻子同在本城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 那时他和他的妻子都是蓝领。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深爱着的妻子那一年被工厂的一次严重的事故夺走性命, 永远的离开他去了。 他的妻子美丽,贤淑。 他和他的妻子青梅竹马,感情深厚。 事故之后,由于他和他的妻子在平常工作中表现出色, 在单位中人缘不错所以单位赔偿了他一笔可观的金钱。 但是,他再也不愿在那个令他伤心欲绝的地方待下去了;从此, 他再也没回到单位去过。 领导来和他谈了几次,见无法说通他,而且理解他的心情, 就为他破例提前了办理退休的手续。 他在家闲呆一年,气质消沉,那时他看起来就像有五十多一样。 后来,他终于想通,他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 为了他们也不能再这样了。 他租了一个摊位卖水果。 结果,财运亨通,生意越做越大,现在他已经注册了一家商贸公司, 做各类的商品的贸易手下还有二十多名的员工。 整天生意上要待人接物,不能不注重仪表,现在看来, 反比五年前那个蓝领工人还要年轻。 「爸爸,您回来了。 」陈力问好。 「爸爸回来了?饭就好。 」陈静在厨房中也喊道。 「回来了。 」陈健就在小花池旁边的水笼头上洗了一把脸。 走进客厅,坐在餐桌前。 陈力也随着父亲坐好了;这时陈静也端着最后的两碟菜肴走了进来。 「去,洗手去。 」陈静对陈力说。 陈力调皮的用手捏起了盘中的一块菜放在口中, 跑去洗手了。 陈健看着他年轻美貌的女儿,又想起他的妻子。 多像啊,清秀瘦长的脸庞,高挑丰满的身材。 就连那抿嘴的一笑,轻责人的语气、语调,都是那么的相像… 「爸爸, 你怎么了……」陈静轻声问。 「噢……没事……没事……」 陈静心里知道他又在想她的妈妈。 他的房中放着许多妈妈的照片,而他常看着妈妈的照片发呆。 陈静知道自己和妈妈长得很像,因为陈健一看见她就会陷入沉思。 于是她找了一张朦胧朴素一点的照片和妈妈的照片一起放在了爸爸桌上, 想知道爸爸是不是分辨得出。 可却没答案,照片还在那里和旁的一样一尘不染。 她当然不能也不会问她的父亲: 「难道没看出这一张是你女儿的吗?」 陈静、陈力都坐下了。 陈静开口说: 「小力,开冰箱拿瓶啤酒给爸爸。 」 「拿两瓶吧,这么热的天,小力也喝一杯, 你也喝一点吧。 」 「小力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啊,我也不行, 我一个女孩子。 」 「小力不小了吧,十七岁了,又不上学, 让他喝点吧。 女孩子怎么了,你妈妈就常陪着我喝,还喝白酒呢。 」 陈力拿来了啤酒打了开,倒上三杯。 冲陈静做了一鬼脸, 意思说: 「今天中午你也说我不小了, 啊哈。 」 陈静知道他的意思, 白了他一眼说: 「爸爸, 来女儿今天就敬您一杯。 」 陈静今天是别有用心(这可大家在期待的), 可是没想到陈健让她也陪他喝酒转念一想这也正好, 等一下酒后乱性这不是顺理成章的借口吗,陈静心中暗自发笑。 陈健今天的心情也不错,两瓶啤酒不一会就干了, 陈静又打开两瓶。 等这两瓶喝下去陈建有些头晕了,因为这四瓶啤酒大半都是他喝下的, 他当然知道自己喝得多。 不过和自己的儿女又不做生意,他也没有在意。 陈静又打开了一瓶,「小力,你不要再喝了。 」 「嗯,你们慢慢吃,我上楼休息一会, 有些头晕。 」陈力说完出去上楼了。 陈静将陈健面前的空杯又倒满,「爸爸, 再喝一杯今天工作很累吧。 」 「不累,公司还是做前几天那批单子。 」 「来,爸爸,干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得到姐姐的心。